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访谈 >  正文

罗永浩说坚果 Pro出来后 锤子今年就可以盈利

  2017-05-10 09:43  来源:好奇心日报(北京)  我来投稿  我要评论
  品牌推广就用这几招,七月活动立减500-1000元   “如果有一天我们卖了几千几百万台,SB 都在用我们的手机,你要记得这是给你们做的。”   昨天晚上,罗永浩第六次站在锤子手机发布会的演讲台上,哭了。   在深圳春茧体育馆,锤子科技召开2017年第一场发布会。可以容纳近万人的体育馆,坐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粉丝。还有 39 家机构直播了这场长达 3.5 个小时的发布会。   
罗永浩说坚果 Pro出来后,锤子今年就可以盈利
    发布会现场,深圳“春茧”体育馆一角。   这次发布会的主角是坚果 Pro。“坚果”本是锤子科技千元机齐乐娱乐线,上一次更新还是 2015 年 8 月。这次,罗永浩给这个系列的新手机搬出了完全不一样设计。   坚果 Pro 不再是千元机了,无论是外形还是价格够更像是它们的旗舰机 T 系列。   坚果 Pro 机身采用玻璃+金属双段式设计。   跟大部分国产 Android 手机采用跟 iPhone 6 圆润的工业设计不同,坚果 Pro 用上了 两年前 T1、T2 手机的直角切割,正面放置一枚圆形 home 键。还有一款特别版机型边框磨出了一条红线作为设计特色。整个系列最低价格为 1499 元,最高在 2299 元。   发布会后锤子科技向我们提供了台 128GB 细红线版、即上述边框“磨出一条红线”的坚果 Pro 评测机。今天大部分手机都跟着苹果和三星的工业设计走,第一眼看到棱角分明、机身采用玻璃和金属双段式设计的坚果 Pro,多少让人有点意外。   不过这种设计也让坚果 Pro 握持时感觉非常“割手”。罗永浩为此建议的解决方法是给手机买个硅胶套或者背面贴膜。   
罗永浩说坚果 Pro出来后,锤子今年就可以盈利
    罗永浩说是边角磨出一条红线,真机看上去更像紫色。   虽然处理器没有用上国内主流手机品牌旗舰机的高通骁龙 800 系列,而是用了稍低一档的 625/626 处理器,但配置上,主流的 2000 元档手机有的它都有了,有些甚至更好:4GB 运存,双摄、快充、3500 毫安时的电池、正面美颜、指纹识别……   老罗说这部手机是“圆滑当道时代的锐丽异类”。这句话也可以理解成 iPhone 7 时代里的 iPhone 5。   
罗永浩说坚果 Pro出来后,锤子今年就可以盈利
    两年前的坚果手机 U1,无时无刻都在提醒人这么一件事:它是一台千元手机,尽管辨识度更高。采用正面白色、后盖竖条纹彩色的搭配,三个实体按键被三个圆点取代,触摸时会点亮,还是个呼吸灯。但用户也很容易能感觉到它廉价 ,因为塑料材质边框、机身正面带来的质感,以及 5.5 英寸,不太透彻夏普友达显示屏。   “时隔两年,完全不一样的齐乐娱乐设计和定位,也是锤子公司本身转变的体现。”罗永浩说。   他还为此开了一个玩笑。在发布会一开始,罗永浩在发布会上展示的是假的坚果 Pro 手机渲染图——一部跟 iPhone 十分相像的手机。罗永浩还嘲笑到,“我们以前设计齐乐娱乐坚持高度差异化,用高度挑战的工艺。但是从大众消费品来说,这样做是否理性和成熟?今后 T 系列仍会坚持,而坚果会用‘你还想怎么样’的设计语言。”   
罗永浩说坚果 Pro出来后,锤子今年就可以盈利
    左边是假的坚果 Pro,右边是 iPhone 7。   这是对 2016 年 10 月发布的手机 M1 的一种讽刺。这台手机正面长得很像 iPhone 的手机被评价为失去了锤子之前的偏执。罗永浩曾在采访种公开表示,“我们在这件事上并不感到格外的骄傲,这是事实”。   锤子科技 CTO 吴德周表示,坚果 Pro 的工业设计原先是锤子 T3 手机的,2015 年前后就存在。只是当初的工程团队评估下来认为该设计无法用于量产,因而束之高阁。直到吴德周加入团队后,经过一段时间重新评估后,才正式立项。   而这次在坚果 Pro 上,锤子那熟悉的偏执感又出现了。   这不仅仅是体现在手机中框的那条红线上,还有锤子团队在 Smartisan 系统上不断打磨偏执狂趣味小细节。   现场花了 1 个多小时来讲解和演示这些新功能,我们挑选了一些:   短信退订:跟信析宝合作,用大数据的方法帮助用户退订垃圾短信,避免手动回复,同时还能自动识别验证码;   模拟来电:在需要接电话脱身的情境中,可提前设定来电的身份、口音、语音内容等。这个功能是跟讯飞科技的配音阁合作的;   Handshaker:实现局域网内的文件传输,实现剪切板内容互相传输,支持 Windows 和 MacOS。   锁屏图钉:这个功能可以把某个应用的界面固定到锁屏界面上方,点亮屏幕即可直接查看所需要的信息,比如导航路线、电影取票码等等;   闪念胶囊:长按 home 键触发,具备录音笔、语音录入、语音搜索(错了两次)功能。所有语音记录的内容,会在一次锁屏、解锁后,以列表形式显示在屏幕右侧。   这些也是锤子一直坚持的东西。   锤子打磨手机的整个过程特别像完善一个功能手机。苹果依靠活跃第三方应用做好的(做得更好的)事,而锤子在一点一点自己做到手机自带的应用里。   但过去三年,从销售情况看,这些齐乐娱乐改进没有足够的差异,抵消品牌、生产、销售渠道的不足。锤子科技只能像罗永浩自己说的那样“每年都是错误,不停往沟里坑里跳。”   罗永浩昨晚承认,发布 M1 手机的 2016 年下半年是锤子科技的低潮时期。   他靠着给“得到“的罗振宇签约做专栏,签约给陌陌做网红直播的“卖身“方式来给公司筹集资金。   根据锤子科技投资方、苏宁云商披露的财报显示,老罗的公司 2016 年亏损 4 亿元。   
罗永浩说坚果 Pro出来后,锤子今年就可以盈利
    罗永浩登台时,观众起立拍照。   罗永浩说自己对公司 2017 年实现盈利相当看好,“(盈利概率)95% 以上吧,除非天灾人祸。我们还有两个没有发布的齐乐娱乐,在一块的话,就算手机没钱赚,靠那两个也行吧。” 罗永浩表示。   他还补充说锤子科技还联系一些机构谈包销等直接合作,“现在订单量超过我们预期,所以我说有九成把握。“他说。   渠道、销售方式和管理,锤子科技开始学习竞争对手。   坚果 Pro 开始,锤子科技也变得跟 OPPO、vivo、小米一样,同时进入线上和线下渠道,以及运营商渠道。“以前大家可能在线下看不到我们锤子手机。说实话,我们之前跟运营商交流比较少,但今年开始,会跟运营商多合作,这些可能是渠道方面的大变化。“吴德周说。   但从小米过去两年的情况来看,线下渠道远不是做了就能做好。   附:现场媒体采访罗永浩,以及锤子 CTO 吴德周的全文整理:   问:从今年 3 月开设第一家锤子授权专卖店至今,有多少线下店了?   罗永浩:今天晚上公布了最新数据,除了北京、广州、延吉三家专卖店,还规划了 63 个专区,目前开了 59 家,装修程度各不相同。   问:(问吴德州)第一,你对锤子科技有没有更深的认识?第二,你在打磨这款齐乐娱乐的时候有没有觉得老罗对于 T 系列的坚持或者认可,有没有一些不同的情况?   吴德周:我进锤子的时候已经看到了这款工业设计,锤子是拿它来做旗舰机的。之前在一些场合也简单提过,我们最终还是希望要卖得更好。在现在这个档位上,我们的工业设计可能是无敌的,我们希望可以秒杀所有其他的竞品。所以后面就把这个工业设计做成了坚果,当然我们后面 T 系列会有更多的(齐乐娱乐)。我是第二次到现场参加发布会,我觉得这一次可能比上次更感动,因为 M1 的时候刚进公司几个月,可能对锤子了解还不是特别深,到今天为止基本上我是刚好进锤子一周年。   罗永浩:我补充一句,M1 是德周半路接受,坚果 Pro 是德周从零开始。   问:之前听说你花了九个月的时间邀请吴德周这边加盟锤子,为什么考虑那么久?   吴德周:可能有一个了解的过程,因为说实话,前面跟老罗也不多熟,可能对锤子手机一直是比较关注的。应该还好吧,还是比较快的。   罗永浩:对,你可能比较年轻,看着就很年轻,吴德周看着很年轻,但也是中年人了,一般中年人要跳槽是很注意的,因为上有老下有小,吴德周有两个孩子,我其实去骗他加盟的时候也是挺残忍的一个事,因为他的第二个小朋友才生了几个月,老大几岁。他家又不在北京,这件事其实是很难决策的。再加上他原来公司也是这些年如日中天的,收入、待遇这些很稳定,很有保证,不容易下这个决心的。我们沟通了好几次,大家还客客气气的,后来聊齐乐娱乐越来越投机,他很有追求,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因为大企业求稳可能倾向于做拍续集,一集成功才拍第二集,可是做齐乐娱乐的人其实还想做一些有挑战性的,能带来满足感、成就感这些东西,所以我就天忽悠他。后来越聊越投机,又给他看了一些我们的齐乐娱乐包括当时给他看那个作为手版,他非常惊艳。那时候他还没有入职,我说那是我们最差的 ID 了,后来发现那是最好的,但我们下一个确实更好。   问:锤子的硬件工程团队是不是由很多华为的人?   罗永浩 :其实不是,华为过来的吴德周的老兄弟可能只有两三个,有联想,就不点名了,就是各个手机公司,华为背景有一些,在职过来是两个还是三个。吴德周带领来的硬件团队七十多人,整个我们将近一年的时间十年以上的资历的工程师加盟75多个,也搞了一些内部的优胜劣汰、末位淘汰,但是华为在职来的只有两三个。这个是因为吴德周跟老东家其实也是有感情的,老领导那边也不想面子上难看,这方面会比较注意。我们自己怎么讲?其实之前的困难不是在于一定要有整个团队加盟,是一个能够把齐乐娱乐线研发、生产、供应链全搞定老大型的人物,所以吴德周来了以后,他做手机13年,做这个行业是15年。   问:怎么评价现在的华为系和原来摩托摩拉来的人?   罗永浩:风格上差异还是比较明显,不管是摩托摩拉的问题,是外企的问题,整个外企出来的人战斗力、执行力、拼的精神没有那么凶猛,这是很常见的,在整个中国社会都能观察到这种现象。国内的企业,民营企业里面的骨干人物还是保留了相当凶悍的斗志、带团队的精神,该罚就罚,该悬赏就悬赏,这些作风和习气还都是为了把事情遇山开路、遇河搭桥,无论如何把事情做成,这样的精神从外企出来还是比较少的。我给跟媒体讲过很多次,你齐乐娱乐的过程中每一个阶段进来的人对你的帮助在那个阶段都是特别宝贵的,所以你可能往下走一走有更适合你这个团队或者更适合你发展方向的人,但是前面的积累是离不开的,你不可能脱离一层、二层建三层,所以我们内部也会很小心提醒大家,比如说吴德周他们来了很强,是不是原来怎么样,这种心态我们还是很重视,也是讲道理去说,而不是要求他闭嘴或者惺惺作态的。   问:你怎么看待老罗这个品牌和锤子品牌的号召力之间的变化?   罗永浩:从网络数据看,锤子科技厉害了。什么时候锤子科技品牌号召力比我大个几十倍,是我立志要做的。   Q:发布会上说有 200 万用户?都是锤子手机用户么?   罗永浩:基本都是锤子手机用户。不到 200 万,接近。但是严格的讲呢,这涉及到一个机器卖了两三年,有的用户就把手机放抽屉了。200 万是累计销售数量。   问:想知道坚果 Pro 在最后的齐乐娱乐和设计稿的齐乐娱乐完成度是怎么样的?   罗永浩:几乎是零妥协的,起初这个工业设计原始创意是基础下巴那个位置整个一圈都是没有髓角的,几乎是呈亮的一条,但是我们发现几乎是零,一直到最后量产可能有 20、30%,所以后面我们改了早了一圈的改动,这应该是 2%、3% 的妥协。如果你拿那两个手版看,普通用户发现不了,只有搞工艺设计的人会发现那个刀的走势,否则基本是零妥协的市场。   吴德周:简单补充一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酒红色在手机颜色里面是最难挑的,红色稍微偏就发黄,再偏浅就发紫,它的颜色变化很明快。我们做齐乐娱乐的时候打了不下几十种样,因为还会牵涉到金属颜色等等差异,包括整个金属中框的酒红色,我觉得前前后后一堆颜色的样品,到时候可以到我们的工业设计空间去参观一下。   问:之前宣传 T1 摄像头跟富士通团队有合作,包括 M1 的外观设计也是在大力宣传的。但是你现在说它们是妥协的齐乐娱乐。这些言论可能对以后品牌或者给手机的宣传内容真实性造成影响吗?   罗永浩:不是这样的,像 M、T 系列发布的时候我认为是特别优秀的工业设计,但它(M1)是一个比较平庸的工业设计。因为这次发布会准备的时间太长了,后面有些内容就砍掉了。我们是把 M 系列的设计稿从第一稿到最终稿,由于工程上的原因不得不一直修改,(这个过程)整个图片都是准备了,因为时间的原因最后发布会没有讲这块,因为太拖沓了。我们并没有在任何地方 M1 的工艺设计是怎么样的。   我其实不太认同它是一个妥协的产物、它是一个灾难的产物。这个灾难的意思是说你为了它保证工程上的实现起初设计的一些东西到了中途要么放弃,有一些大企业会把整个项目砍掉,我们承担不了这样的损失,所以只好把一个出了事情的项目进行下去,但不是说齐乐娱乐、形式或者功能方面的责任,只是说工业设计上从我们设计的追求和风格上是一个非常遗憾的结果。所以你要说是妥协严格意义并不是这样的。有可能大家对妥协定义并不是这样,有一种市场需求,这种叫妥协。   比如你看我们的图,这次齐乐娱乐是有四个点,正面基础线拐到侧面是连起来的,使得天线腾挪的空间非常局促。那个工业设计严格讲是 2015 年的还是 2014 年末的。工程团队评估完了以后觉得不可执行,所以那是被我们封存的。   但是吴德周进来看我们历史档案和资料的时候他认为那是最漂亮的一个,我们自己内部管理层和设计师也认同这个观点,所以我们决定把那个做了,但是那个能不能做是靠吴德周不是靠我,他评估一段时间认为这个能做,我们内部是非常惊喜的。它是一个旗舰级的工业设计,所以它是非常漂亮的一个东西。大家都是科技媒体记者,很熟悉供给供应链生产,如果你起不比量,维持一个小而美在今天的手机行业是很困难的,我们的初衷是想稳抓稳打然后再往前走,但是现在基本不允许,所以我们商量的结果是必须做一个类似田忌赛马一样的,你拿你最好的马跟别人比。   问:那说 M1 是灾难的产物,去年锤子科技内部调整,锤子算不算战略有问题?   罗永浩:从战略上,你可以认为每年都是错误,不停的都往沟里、坑里跳。做企业的话,前辈的的提醒、忠告,对你不犯错是没帮助的。唯一的帮助是让你下次不再犯。我们齐乐娱乐到今天,几乎每年都有。有一些东西坚持下来,有些东西还是有个追求。如果只是轻松的赚钱,智能硬件很好忽悠投资,有一些荒唐的项目也能忽悠几亿美金。像我个人来说,赚钱最省事儿的肯定是做脱口秀,现在内容特别值钱。所以其实还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问:锤子跟京东的合作很密切,想问跟阿里这样的平台合作是怎么考虑的?   罗永浩:跟阿里谈的时候,电商部门其实没有关系,比如跟天猫、淘宝没有关系,我们当时是跟用户界面这些部门有合作的前瞻性,所以有跟他们谈判。   跟京东是两个角度。一个是你做销售平台的,你也不希望这轮洗牌完以后就这么几个巨头,这跟线下销售商老板的心态是一样的,一方面做那几个大牌肯定赚钱,另一方面又不希望长远做这些,卖来卖去可能这个行业不健康,他们也希望百花争艳这样的效果,所以有意识会愿意帮助和扶持他们认为有潜力的企业,这对他们自身有好处的,但是工作过程中不可避免产生感情。以后就是在你困难的时候额外多伸一把手这种事情也会发生的,之前王总(指王笑松)、胡总(指胡胜利)也是非常帮忙的。上一轮也是他帮忙把 M1 的生产走完,这一轮京东也是帮了很大的忙,这期间也是因为胡胜利总的反复推荐,然后跟刘总谈,反正从生意伙伴上关系走得还是比较好的,双方合作整体愉快,自然而然走成这样子,没有特殊的。   苏宁是我们的投资方,苏宁也是一直都非常帮忙的,但是每一个齐乐娱乐具体出来的时候有各种各样的条件还有这些综合看的时候,如果跟 A 做了没跟 B 做或者 AB 都没做这也是不好的。   问:跟 YunOS 合作的事现在是什么状态?   罗永浩:我们做的这些交互是做在安卓上的,我们把人机交互、用户界面界面嫁接到用户界面内核上,这是我们一直在谈并且在进行的项目,但是这一代的时间点上是来不及的,如果上了我们会有 YunOS 版、有安卓版,如果你愿意可以买 YunOS 版刷成安卓版,它也是一个竞争需求。有可能 YunOS 版功能比安卓版功能多一些,应该秋天会有一个结果。   问:跟阿里方面的股权合作还在继续吗?   罗永浩:股权合作没有。   问:签了卖身契是怎么卖的,跟陌陌这边是借的钱还是投资?   罗永浩:我卖身还是挺贵的,之前脱口秀签半年、一年和约,但是脱口秀真正做好是很花费精力的,我们当时资金非常困难,需要我尽快弄一些钱来维持公司往前走,要不发工资都会有问题。那个时期谈的时候,陌陌的唐岩原来是我朋友,很帮忙,他是上市公司,也不能说随便给我钱或者怎么样,所以我们商量如果我给他们做五期,他们觉得对他们是很有价值的,相应也愿意付一笔酬劳,可以预付,有这么一个协议。   罗振宇的情况也是这么回事,直播他跟我说的时候,那时候没做,我想象的是很疲劳和耗精力的,但是他说你一听就是没做过直播,其实打开摄像头坐在那儿跟网友聊天,你实在不想说话跟你外面有名气的同事吃吃饭,你也算做直播了,你不需要精力做太多的事,但是要保持固定的频率跟网友交流。我试了一两期是可以的,对我的公司业务没有什么影响,说实话,我做了几天还挺感兴趣,可能比他们想的还好。   罗振宇他们会卖一些比较被特定群体认为花钱去买的有价值的东西,现在中国还是一个也比较热的时代,所以我们去讲齐乐娱乐的话,他认为是非常受欢迎的方向。一个纯理论派和行动很厉害但是执着于表达的人对他来讲远不如又能吹能做也确确实实做了五年的人合适,做了几次以后,我发现不太牵扯精力,我利用周末的时间就够一个礼拜了。   问:今年要实现盈利概率多大?   罗永浩:95% 以上吧,除非天灾人祸。我们还有两个没有发布的齐乐娱乐,在一块的话,就算手机没钱赚,那两个也行吧。大概年底前后发布吧。至少会公布一个。   问:实现这个目标,困难会不会比去年大一点?   罗永浩:这个始终是有困难的,今年我们整体上偏乐观是因为比如说我们有一些现在不方便公布的,但是现在齐乐娱乐定单数已经超出我们预期了,不是直接 2C 了,因为我们涉及到包销、团产,就不是 2B 了,严格来讲是 2B,它还是 2C 的,但是我们跟一些机构直接合作已经超出了我们原来目标的生产数,所以基本上不是特别有悬念的一个事情。反正你做企业,最后你总的财务上管理算出来之前仍然是有风险的,所以刚才我说有九点几成的把握是基于这样的判断。   吴德周:我补充一句,我觉得盈利这块一样的,没有啥绝招,就是开源节流,所以大家其实也看到了锤子今年很多的变化在发布会,其实大家看到可能以前大家都在线下看不见锤子手机的,其实我们今年会开始真正走线上+线下销售的模式。第二块,以前锤子跟运营商等等合作是比较少的,但今年我们会开始跟这些运营商、这些大的合作伙伴一起来合作。还有,包括跟京东线上更紧密的合作,等等这些可能是一些很大的变化去开源。节流这块还是一样的,毕竟还是小公司,所以我们自己内部来看从现在的效果来看,我们还是很有信心能够实现盈利的。   问:T 系列是不是不做了?   罗永浩:不是,T 系列我们还会做,坚果Pro 原来就是 T3,后来基于供应链上的考量把它做成了坚果 Pro。这是德周做的决定。当时开会讨论时说,是把这些好的设计放在一个中端机型当中,打造个爆款,还是保证每部机器不错的利润,把好的 ID 设计用在上面,然后只卖几十万台。   问:我们看到你在发布会的时候好像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想问一下你当时打动你的点是什么?你这段时间是有哪些辛酸或者不容易?   罗永浩:有种说法叫“产后抑郁”啊,有的女人生了孩子以后无缘无故就要哭一个礼拜,我每次都有这种感觉,今天可能有点外露,回家也是要持续几天或者几个礼拜的,今天还算克制吧。   问:想请问今年发布会为什么选在深圳开,之后深圳基于锤子会不会扮演一个更新更好的角色?   罗永浩:我们在深圳开之前好像在网上检查过,我们会在大型场所活动,因为我们要求比较高,要万人左右的规模,我们在北京、上海、深圳,一般是考虑这些,其他地方原则上不考虑的。考虑这三处的话,大型场馆在中国市场供给是严重不足的,所以大部分档期动不动半年前就满了、没有。   因为生产方面永远有不可预计的东西,比如突然发水灾了就三个月做不了的。我们一般发布会大致定一个档期之后,最后取消了会损失一个定金。我们提前都是很久去定的,这次定完了以后,生产方面有一些进度跟原来预期有差距,所以我们决定晚两周开,这也是提前差不多一年定好的档期。其实北京原档期不行之后,晚两周也有档期,但最近在开“一带一路”会议,这导致很有可能到时候场馆方面接到命令说取消就取消了,所以其实我们延两周也可以在北京开的,没法就到深圳了。   第二个问题,我们在深圳已经有分公司,差不多运行快一年了,像供应链、生产很多是在这边工作的。今年会从北京过来一部分更多做硬件的这些同事们,以及在这儿本地也会招。其实德周跟我在一块之后,深圳出差非常频繁,不排除下半年我们在这儿和在北京的时间一样,就是两头跑,这都是有可能的。   问:今年其实上半年都能看出来手机行业各家手机厂商出新品的节奏都已经放慢了,都已经过去五个月了出来的新品一个手都能数出来,大家出来全面屏、玻璃屏之类的,想了解一下市场上的想法和规划?   吴德周:确实这里看到的感觉好像发新品的节奏慢了,大家可能也看到了,其实大家发出来的齐乐娱乐还是一个样,因为大家找不到大的差异点,所以如果只是在一些参数上的变化、规格上的变化已经很难引起大家换新机的动力了,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吧。   罗永浩:但是我也理解不了为什么市面上有那么多长得从头到脚几乎全是 iPhone 的手机也卖得那么好,还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你看我们今天其实是拿 iPhone 的图去改的,刚开始公布工业设计的时候是拿着 iPhone 的去做。我们之前内部同事打赌,有的人说弄不好这个更好掌声一片,到时候换成方方面面的不好卖。结果他们冷的程度比我想象的程度还糟糕,那个场面完全冻住了。说实话,我也不太擅长做这个事情,犹豫了好几次方案这么做的,我上半场冒汗比下半场多,他们一这样,我说这是不是出问题了?但是后来证实这个处理还是挺好的效果。   《好奇心日报》:有什么事是你三年前深信不疑,但是现在深感怀疑的?   罗永浩:产能。我三年前深信产能不是问题,现在说什么也不信了。这次坚果 Pro 本来预计有 50 万台现货,但现在准备了 40 万台,而且有的还在路上,没有全部进仓。所以多少还是有点问题的。
    点赞0 投稿指南 专家专栏 企业会员 责任编辑:初浅
    作者:
    A5品牌宝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齐乐娱乐资讯
    齐乐娱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