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报道
扫一扫,联系编辑获得审核机会 符合以下要求,获得报道机会
  1. 1. 新公司求报道
  2. 2. 好项目求报道
  3. 3. 服务商求报道
  4. 4. 投资融资爆料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贾跃亭All out了吗 能否像史玉柱一样“东山再起”

  2017-08-01 07:52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我来投稿  我要评论
  齐乐娱乐项目优选 好项目来A5招商 ,点击入驻!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侯隽|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0期)   责编:陈惟杉   2017年7月25日,有乐视老职员工发微博称,其在建行的信用卡额度被降低至一元。建行回应称,根据乐视公司出现的经营情况变化及可能带来的影响,依据信用卡章程等有关规定,对部分相关客户启动了资信甄别和临时的额度调控措施。   虽然在经过排查后一些持卡人的额度已经恢复,但乐视老员工信用卡额度被下调似乎正是乐视信用危机的缩影。   在乐视危机爆发的第8个月,贾跃亭离开中国的第三周,孙宏斌当选乐视董事长的第二周,信用垮塌如潮水一样涌来。   “谁也没想到会埋下这么深的雷”   “本来手里一堆好牌,结果越打越乱,信用难以为继。”接近孙宏斌的人士如此评价贾跃亭和乐视。   在“兵不血刃”地当选为乐视网(300104.SZ)董事长后,孙宏斌也承认乐视面临关联交易的难题。   7月14日晚,乐视网发布公告称,2017年上半年预计亏损6.37亿到6.42亿元,去年同期盈利2.84亿元,报告期内,公司资产减值损失计提规模较大约为2.3亿元,其中应收账款坏账准备0.98亿元。同时,乐视网更正2016年报,前五大客户均为关联方,销售额占年度销售总额的44.56%,合计约97.98亿元。此外,应收账款前五名欠款情况显示,5家公司均为关联方,坏账准备共计约0.88亿元。   这些采购、销售价格不透明的关联交易,被视为是乐视营收高速增长背后的推手。   乐视网披露的2016年日常关联交易情况显示:其向关联公司采购智能终端齐乐娱乐、电影网络版权、小说剧本等改编权以及商品等达74.98亿元;向关联公司销售商品及服务合计120.8亿元。这一组数字远远超过2015年的“向关联公司采购27亿元,向关联公司销售16.8亿元”;也远远高出2016年初乐视网发布的向关联公司采购不超过15亿元,向关联公司销售不超过30亿元的预期。   “乐视生态的各个业务是互相补漏洞的,也就是左手换右手,谁也没想到会埋下这么深的雷。”乐视一位离职高管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贾跃亭本人在公开采访中也曾承认,除了上市公司封闭之外,两个非上市体系的资金(LeEco Global、乐视汽车)一定程度是打通的。“我个人投的钱其实是可以调整的,有些投到LeEco Global而有些投到汽车,哪边紧张的时候就把这块的钱抽出来。”   他并不否认集团内部子生态之间有债务往来。“我们很多公司都实现了一定的融资,如果需要控股(公司)调动资金,签合法借款协议,它们困难的时候,控股(公司)会借钱给它们。”   “贾跃亭个人品牌已成乐视负资产”   显然,多米诺骨牌已经推倒,更为糟糕的债务危机接二连三。   自从乐视资金危机爆发以来,来自全国各地的供应商聚集在东四环的乐视总部楼下讨债,他们搭起了帐篷,还建了齐乐娱乐“讨债群”,不时更新消息。   “乐视移动迟迟不还我们钱,我们是他们的供应商,垫付了价值百万的推广费,这笔资金回不来,公司就会倒闭。”一位讨债的供应商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相对于这些小的供应商和代理商,更加焦灼的是大股东、银行和私募基金们。   据悉,上海奇成资产有限公司和北京恒宇天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两家私募,已经向法院提起对贾跃亭和乐视控股仲裁,要求对其名下财产进行保全,涉及金额或达8000万美元以上。   “贾跃亭已经面临生死线,个人品牌已成企业负资产。”产经分析师刘步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刘步尘认为贾跃亭所谓“尽责到底”的声明,其实是一句轻飘飘的承诺,毫无实质意义。今天的贾跃亭,手里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尽责”的资本。虽然相比于银行、大股东们,代理商、供应商等这些债主牵涉的资金少得多,但从商业伦理角度看,贾跃亭让自己的员工和无辜的代理商、供应商们“躺枪”,却也最致命。“乐视拖延还款很可能导致这些商业社会中最微小脆弱的公司同样陷入关乎生死的资金危机中。”   能像史玉柱一样“东山再起”吗?   7月初,贾跃亭飞往美国后再也没有回国。不少上门讨债的供应商,心里都存在一个疑问:贾跃亭还回不回来?   吴晓波在《回来吧,贾跃亭》中写道,“贾跃亭是齐乐娱乐英雄还是欺诈惯犯,目前还言之过早,当务之急的第一个动作,应该就是先回来。”   贾跃亭的理由是“全力以赴实现FF 91最快量产上市”。   7月18日,贾跃亭在其微博上宣布,素有“宝马i3之父”之称的前宝马集团高级副总裁乌利齐·克兰茨加盟法拉第汽车,出任公司CTO(首席技术官)。乐视公关也曾表示,贾跃亭将于近期回国,极有可能在7月底,具体时间根据美国事宜进展而定。这被人们理解为刻意向外界传递信心。   而据接近贾跃亭的知情人士透露,贾跃亭知道要再在中国融资已经没有任何可能性了,贾跃亭眼下的头等大事是尽快完成汽车生态Faraday Future的10亿美元A轮融资,推进FF91的投产和交付。此人士还称,与中国投资界彻底唱衰不同,外方投资者们并没有完全拒绝贾跃亭。为此,赴美期间贾跃亭不惜搭上全部身家来赌一次。   有人分析认为,目前的贾跃亭和20多年前的史玉柱极其相似。   1992年,史玉柱的珠海巨人一度非常辉煌,十几个事业部,覆盖酒店管理、生物工程、服装、化妆品等领域。   但危机在1997年爆发,大厦停工、债主天天“上门打卡”,超3亿元应收款烂在外面。破产时,史玉柱说他会还清欠的每一分钱,但几乎没人当真,谁也没有想到短短数年后他就真的兑现了承诺。   孙宏斌也表示:“贾跃亭手里还有好牌,贾跃亭还年轻,我们应该有宽容失败的环境和氛围。”
    点赞0 投稿指南 实力品牌 企业会员 责任编辑:陈龙
    作者:
    小程序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齐乐娱乐资讯
    齐乐娱乐下载